扎克伯格收购Instagram背后的故事(下篇)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的编译团队,关注科技、贸易、职场、生活等范畴,重点介绍外国的新技能、新看法、新风向。

编者按:2012年,Facebook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Instagram,此次收购向民众展示了这家科技巨头巨大的财力和垄断性地位。在收购Instagram后,Facebook首创人马克·扎克伯格对这款交际软件“又爱又恨”,在扶持它发展的同时,又顾忌它的成功。扎克伯格在收购Instagram的過逞中有过怎样的思量?这种又爱又恨的心情从何而来?这篇文章来自记者莎拉·弗里尔(Sarah Frier)的作品《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为我们展示了2012年这场收购生意业务背后的故事。本文作者Sarah Frier,原文标题“The Inside Story of How Facebook Acquired Instagram”.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拍照Silas Stein

被扎克伯格“请茶”

2012年初,Twitter正积极谋求收购Instagram。

Twitter的CEO迪克·科斯托洛(Dick Costolo)对Instagram的两位首创人凯文·西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提出如下条件:以Twitter股价的7%至9%进行收购,价值为5到7亿美元。迪克·科斯托洛还提出了这样的好处:两位首创人可以继续管理Instagram,也可以担当Twitter的产品负责人,帮助后者在视觉方面提供提议。

凯文·西斯特罗姆婉拒了这个发起,表现他的目的是让Instagram变大变强,无法被任何人收购。

随后,在2012年4月,Instagram得到红杉五万万融资估值五亿的offer,吸引了扎克伯格的留意力。

凯文·西斯特罗姆告诉自己的小伙伴,Twitter要么其他任何公司的offer都未曾让他心动,但是Facebook是个破例,由于扎克伯格为他提供了非常有吸引力的工具: 独立自主

Facebook对Instagram的收购過逞开始于2012年4月初,就在Twitter已经将收购协议书预备好、万事俱备只差具名之际,西斯特罗姆接到了来自扎克伯格的电话,扎克伯格开门见山地说:“我已经想好了,我盼望收购你的公司。无论你如今市值怎样,我都市给你双倍。”他表现盼望尽快会面。

扎克伯格看待友商的策略一向是:收购,抄袭要么直接摧毁这个APP,最终结果就是保证没有任何人可以和Facebook竞争。

西斯特罗姆起先对这样的offer感到很惶恐,并将其告知自己的董事会。此中一位董事、来自Benchmark公司的马特·科勒(Matt Cohler)提示他和扎克伯格打交道要签好风险投资的相关文件,另一位董事史蒂夫·安德森(Steve Anderson)则勉励他去会面:“你刚筹到了一笔钱,如今‘互联网之王’开始对你有爱好了……为什么不会面呢?没有原因避而不见。”史蒂夫·安德森说西斯特罗姆和扎克伯格都是有远见的向导人,并且比扎克伯格更智慧。随着时间的推移,Instagram会不停发展,全部人都市理解到这一点。安德森提议不要卖掉Instagram,但是他以为这次会面还是很有须要的。

首创人对首创人

在西斯特罗姆完成融资的同时,Facebook正在筹办自己的初次公开募股(后来Facebook通过这次募股创下了互联网IPO历史记载)。在得到了这样的成功后,扎克伯格开始思索公司的将来。Facebook为用户提供了乌托邦式的虚拟社团,但是它的用户正在流向手机客户端(如Snapchat)。

如今摆在Facebook面前的有两条路:一、它的工程师给Facebook添加新的功能,让它变得更风趣、更有效,从而吸引和留住顾客。二、Facebook毁掉、模拟要么收购其他竞争者,从而淘汰竞争和威胁。

当扎克伯格听说Instagram得到了红杉五万万融资估值五亿的offer,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家袖珍公司最终会成为Facebook的一大威胁。回到2008年,扎克伯格就想过收购Twitter,但是Twitter的时任CEO拒绝了这次收购,现在Twitter成了Facebook强盛的友商。

扎克伯格自己也经历过西斯特罗姆正在经历的所有。在2006年,Facebook还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其时雅虎提出收购它。扎克伯格违抗董事会的决定,拒绝被收购,而且相信Facebook在自己的领导下会越来越强盛。这次反叛的经历让扎克伯格尝到了胜利的滋味,也让他对自己的直觉越发自信。

别的,这样的经历也让他更明白西斯特罗姆的焦急和等待,他在和西斯特罗姆攀谈的时间,是以首创人对首创人的姿态去发言的。西斯特罗姆不盼望Instagram成为Facebook的一款产品,而是想要继续独立运营自己的公司,保持自己的气势派头和发展方向。扎克伯格为它提供的将是不停发展的养料:巨大的交际网络,以及林林总总的资源,等等。

这种说法好像说动了西斯特罗姆,但是他们就收购价格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协商:就在扎克伯格提出用Instagram市值的双倍价格收购它的那一周,西斯特罗姆开始要价20亿。

Facebook其他高管:是否值这个价?

扎克伯格把Facebook的COO(首席运营官)和CFO( 首席财政官 )聚在一起开了会,盼望他们能相信自己的直觉。

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后往返忆说,扎克伯格其时急迫想要买到Instagram:“扎克伯格和凯文已经谈过价格了,扎克伯格想用Facebook的1%股票收购Instagram。”

Facebook企业发展副总裁艾敏·祖方农(Amin Zoufonoun)——日后敲定合收购条约细节的重要人物——对这一价格表现震动,由于其时Facebook的市值约为1000亿美元,这样就意味着它要用10亿美元的价格买下Instagram,历史上还没有人为买一款APP花这么多钱。

雪莉·桑德伯格对艾敏·祖方农说:“你看起来有点犹豫,这样吧,你可以先分析一下,我今晚再给你打电话。”但艾敏·祖方农经过思索后,发现没法通过数学来分析这次收购:从前他可以通过比较市值相似的公司来决定是否应该收购公司,但Instagram的环境显然是前所未闻的。在后来和雪莉的通话中,艾敏做了进一步确认:“收购的价格真的很高,我想知道扎克伯格想从中得到什么?为什么是10亿这个价格?”

再后来雪莉提议他和第二天扎克伯格开一次会,把这些迷惑解决掉。

当天晚上,艾敏难以入睡,他从来没有经手过这么大的收购案。当天夜里,他欣赏着Instagram的页面,想象着它在将来会怎样发展。在黑暗中,他看动手机屏幕上Instagram用户发的照片,意识到这不但仅是一个让人分享美食和观光照片的平台,并且还可以或许让潜在的贸易用户从中获取长处。纵然如今Instagram的用户仅为2500万,而Facebook有数亿人的注册用户,但是已经有不少企业入驻Instagram,在上面展示自己的产品照片,和读者留言互动。

Instagram尚未红利,但是艾敏推测,由于Instagram上的帖子能随着用户无休无止地滑动屏幕而不停出如今用户面前——就像Facebook上的新消息链接一样,这款交际软件最终也是可以靠插在帖子之间的广告来红利。别的,假如能得到Facebook原有的资源和框架,Instagram可以更快速地发展,就像YouTube借助Google实现快速发展一样。

第二天的会议上,扎克伯格问艾敏:“嗨,你还好吗?我知道你(对收购Instagram)有些挂念。”

艾敏答复说:“实际上,我以为您的直觉很准,我们肯定要收购这家公司。”

扎克伯格说:“很好。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呢?你以为我们最快什么时间能完成这件事?”

艾敏站起家来,走到会议室的白板上,写下一些列步骤:调集法律顾问,敲定条约中关于现金和股票的细则,确定在收缩收购限期的条件下Facebook乐意负担几多风险。

通常环境下,公司会花好几周要么好几个月的时间来评估被收购的公司,但是Facebook只花了一周时间,也没请外来人士帮助,这再次印证了扎克伯格急于收购Instagram的想法。

译者:Michiko

扎克伯格收购推特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的编译团队,关注科技、贸易、职场、生活等范畴,重点介绍外国的新技能、新看法、新风向。

编者按:2012年,Facebook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Instagram,此次收购向民众展示了这家科技巨头巨大的财力和垄断性地位。在收购Instagram后,Facebook首创人马克·扎克伯格就对这款交际软件“又爱又恨”,在扶持它发展的同时,又顾忌它的成功。扎克伯格在收购Instagram的過逞中有过怎样的思量?这种又爱又恨的心情从何而来?这篇文章来自记者莎拉·弗里尔(Sarah Frier)的作品《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为我们展示了2012年这场收购生意业务背后的故事。本文作者Sarah Frier,原文标题“The Inside Story of How Facebook Acquired Instagram”.

现在,Instagram可以直接用Facebook的账户进行登录|图片来自Unsplash|拍照Solen Feyissa

假如不收购Instagram,那就杀死它

扎克伯格想要尽快完成生意业务,假如Facebook花太长时间进行协商,西斯特罗姆那里说不定会找其他人当智囊、出主意。扎克伯格知道西斯特罗姆和Twitter的杰克·多西(Jack Dorsey)私情很好,扎克伯格需要尽快结束这件事,以防杰克·多西这样的人说些倒霉于Facebook的想法和提议。

就在法律顾问们紧锣密鼓地敲定条约细节时,Instagram的首创人西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去见了扎克伯格。他们谈了一小时左右,讨论收购事宜的重要性。

假如没有Facebook,Instagram假如想要为投资者带往返报,就必须加速力度发展团队、建设底子办法,以此同时,它大概无法顺遂运行,另一边Facebook则会美满自己的Instagram(即Instagram的模拟产品Facebook Camera——译者注)。

反之,假如Instagram参加Facebook,那么前者就能得到富足的资源,而且得以打仗到更多潜在的用户,淘汰服务停止的环境。

接下来的周六,扎克伯格、 西斯特罗姆和 艾敏·祖方农又在扎克伯格家——价值700万美元的豪宅里——进行了进一步讨论, 克里格留在洛杉矶,就Facebook对Instagram底子办法的相关问题进行讨论,通过电子邮件回答了公司的系统架构、使用的软件和相关服务的问题。Facebook从来没有要求察看代码,克里格想,“就算我们在乐高玩具上运行Instagram,他们也不会知道。”

在会商桌上,两边就股票和现金问题不停存在分歧。现金是可以直接拿得手上的、最着实的好处,但是扎克伯格不停在说服 西斯特罗姆担当股票,以为Facebook将来的股票价格会更高。假如担当了股票(市值为10亿美元),说不定将来它的价值比 西斯特罗姆索要的20亿美元更高。

西斯特罗姆也知道,假如这笔生意业务不成功,Facebook会鼎力大举研发类似于Instagram的软件,挤压Instagram的生存空间,到时间他们就会举步维艰,难以发展。

扎克伯格认可Facebook的私募市场估值1000亿美元让他感到惊奇,但是他又很有自信地表现,Facebook在将来会继续发展,以是以1%的股份收购是公正的。

不外扎克伯格也有自己的担心:他担心自己花重金买下这个袖珍公司后,会不会给硅谷制造了泡沫?以后再想收购类似的小公司就得和这次一样砸下重金。固然,后来的事实证实,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Instagram:说服董事会

扎克伯格给董事会发送了一份邮件,告知他们这笔生意业务正在进行。这是董事会成员第一次听说这么大范围的生意业务,并且已经快完成了。扎克伯格在董事会里拥有大多数投票权,以是董事会的实际职能只是在他的决议上盖印罢了。

西斯特罗姆这边的董事会环境则差别,好比董事会成员安德森就阻挡这笔生意业务。安德森感到很狐疑:就在一周前,西斯特罗姆还在为公司筹集资金,一个月前,他才方才拒绝Twitter的收购约请,为什么如今会同意被Facebook收购? 他问 西斯特罗姆:“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心意?假如是由于钱,不管扎克伯格给你几多,我都能帮你筹到划一数目的资金。”安德森以为只需要给Instagram一些时间,这款软件就能发展为价值50亿美元的公司。

西斯特罗姆给出了四个缘故。

首先,他重申了扎克伯格的看法,表现Facebook的股价将来很大概上升,以是这笔生意业务并不亏。第二,图片交际媒体的市场竞争猛烈,这样的收购可以让他们免于竞争。假如Facebook是他们的友商,那么对Instagram将来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第三,Instagram可以从Facebook已有的框架和资源中受益,而且得到潜在的注册用户。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扎克伯格保证Instagram可以独立运营。

西斯特罗姆说:“扎克伯格保证我们可以像独立公司那样运营。”

安德森猜疑地问:“你相信这种保证吗?”他已经看过很多先例,买家为完成目标不吝保证所有。

西斯特罗姆说:“是的,我相信他。”

硅谷韵事

回到西斯特罗姆和扎克伯格的生意业务现场。相关条款很快就敲定了。扎克伯格为此办了一个小型派对,派对上还在放《权利的游戏》。但是西斯特罗姆没有留下来参加派对,只是在扎克伯格的客堂签了条约。 收购Instagram成了技能并购的重要先例。随着科技巨头范围不停增大,类似Instagram这样的小公司盼望能找到一种取代方案,让它们免于竞争或消散的运气。在之后的几年里,Twitter收购leVine和Periscop,并约请其首创人继续经营;Google收购了Nest,但让它在自己的系统外独立运营,Amazon收购了Whole Foods,也让它保持独立。对于初创企业来说,Instagram变成了一种模范:同时得到大公司的资源,却又能保持独立。

收购Instagram这件事变成了硅谷的一段韵事,帮助扎克伯格创建了精良的荣誉,使得他在2014年得以收购WhatsApp和Oculus VR。

但更重要的是,Instagram为扎克伯格增长了竞争优势,这一点切合他的盼望。在Facebook印给新员工的手册上,有扎克伯格这么一句话:“假如我们不能创造出杀死Facebook的工具,那么其他人将会。互联网市场不是一个友爱的地方,没有什么可以或许永恒,有些公司最后连废墟都没有留下,它们直接消散了。”

6年之后,在经历了Facebook与Instagram的“收权-放权”之争后,西斯特罗姆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对扎克伯格来说,Instagram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是“我们”还是“其他人”?

译者:Michiko

 Facebook应收购Twitter的理由:拓展直播视频业务

BI中文站 12月4日报道

此前,曾有多家公司故意收购Twitter,比方迪斯尼、 谷歌 ( 微博 )母公司Alphabet以及Salesforce等,但这些公司最终都放弃了收购意愿。

现在看来,好像没有人乐意收购Twitter了。

不外,对饱受逆境折磨的Twitter而言,好像另有一些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比方推出一款完美的新产品。要么可以这样,让 Facebook 收购Twitter。在一些人士看来,Facebook应当收购Twitter,以此充实使用Twitter的视频功能来提振自身的视频业务。

Facebook已经从一个针对台式网络browser的自由交际网站转型为一个移动应用生态系统,这种变化也是近期科技行业最杰出的贸易和科技成功案例之一。固然,Facebook还想得到更多的业务,拓展更大的发展空间。Facebook堪称是一台可以或许捕获市场留意力的机器,但该公司在一些重要业务方面却未能捕获到充足多的市场关注,特殊是“视频直播(Live)”业务。

毫无疑问,有原因表明Facebook想在直播市场立功立业。直播是一种特别的媒体业务,重要就是让用户及时展示四周发生的所有,并理解一些即时发生的事情。这种即时的直播活动可以或许吸引更多的关注,直播内容的受关注度量和受关注度也会超越多数用户在交际媒体时间线连续公布的内容。通过这种方法,Facebook在线视频直播就会得到比贴子内容(包括非直播视频在内)多得多的参与度和关注量。Facebook相信这种参与数据,因此该公司也开始鼎力大举推进更多的直播视频业务。

本年初,Facebook首席实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现,“直播也是我们整个视频业务的重点部分之一,我们以为这一业务会有很大的潜力。好友嘻歡直播,重要是由于这些内容不需过滤,并且属于纯粹的个人行为。演员和新消息从业职员嘻歡直播,重要是由于他们在某些环境下可以或许得到更多的用户关注,这种关注量甚至超越他们在影视剧中的关注量。”

实际上,一些媒体公司(比方一些担当Facebook付款以帮助制作内容的!公司)和个人都已经开始着力开发直播视频业务。一些人士以为,视频业务也将是Facebook会倾力打造的下一个重要业务,并能帮助Facebook吸引大量的用户群。不外,现在的事实是,Facebook旗下的及时视频平台“Facebook Live”并没有很好地见效。Facebook Live现在还难以提供具有吸引力的素材。并且,要知道,要想做好直播视频业务,也的确很难很难。

更为重要的是,Facebook有关时间线的理念对该公司的“直播”和及时播送业务产生了倒霉影响。Facebook的整个算法就是要展示最好的素材,然而该公司现在的直播视频内容却很难到达这一尺度。毕竟,直播绝非“信息流(News Feed)”公布消息那样简单。

Facebook的信息流重要涉及相关性,向用户展示他们想看的贴子内容,让用户在成千上万条贴子中,找到他们想关注的内容。毫无疑问,这一业务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但是,支持信息流业务的软件和程序在该功能提供及时更新内容时却常常出现问题。

实际上,这也是一个问题。Facebook信息流中的一个底子产品就是公布业已发生的事情,而非正在发生的事情。不丢脸出,Facebook拥有多年的大量有价值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表明用户更嘻歡看相关性较高的消息,而不是的依据时间次序来看消息。

固然,有一个地方可以或许让直播视频业务吸引大量的市场关注,这个地方已经创建了一整套业务,并发展成为全球的及时新消息与对话引擎,这个地方就是Twitter。 NBA 的球员们在哪儿公布最新消息?固然是Twitter。社会名士会在那里公布最新消息、以及政客就政策态度睁开辩说的直播会选择那里?固然还是Twitter。当用户在观看电视剧和体育赛事并公布及时视频评述直播时会在那里?还是Twitter。

Twitter首席实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在本年初的一次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现,Twitter还是全球上最良好的及时媒体。其时,多西表现,“Twitter不停是人们观看及时内容、观看即时消息、!以及将人们聚拢起来共享特别经历的最好媒体。”

没错,多西是对的。用户在Twitter上打造文化,并通过Twitter及时打造和交流文化。

众所周知,Facebook有款产品叫“Now”,用户可以将此产品与Twitter的时间线联系起来,根据你关注人士的列表,展示及时的环球文化交流内容,并通过环球最好的直播视频服务观看相关的内容。大概,不难想像,这将是最好的及时媒体功能了,特殊是,Facebook还会在背后提供强盛的气力支持。

对Facebook而言,收购Twitter也将是其诸多的常期战略并购业务之一,这些并购必将有助于提高Facebook公司的焦点本领。当初Facebook收购Instagram时,Facebook不但得到了Instagram的大量用户,并且还将Instagram的深度原生态的移动游戏业务整合到自己的巨大业务体系之中,并极大地加强了Facebook提供重要应用的本领。收购WhatsApp也是如此,通过收购WhatsApp,Facebook理解消息应用全球的本领再度加强。

Twitter会把及时全球的深度体验带到Facebook。作为一个不错的红利,Twitter还会把包括社会名士以及媒体大亨等在内的大量重要用户带给Facebook,这些用户不停嘻歡使用Twitter来与粉丝们保持互动和交流。

对于Twitter的重要用户而言,Facebook收购Twitter也是值得庆贺的事。在已往几年中,Twitter为了实现用户数目增长和对投资者的价值,不停不停地调整公司发展战略。

假如Facebook收购了Twitter,那么Twitter也勿需完全改变自己的战略——只是会简单地整合为Facebook的焦点直播业务,同时也将用来补充Facebook在此范畴的不足,帮助Facebook解决在此方面的困难。对Facebook的主流用户而言,他们也需要直播视频业务。对那些需要及时文本内容的用户而言,他们也将得到Twitter类似的时间线功能所带来的支持。大概在被Facebook收购之后,Twitter根本不需要彻底地改变自己,而是只需要更加拓展焦点的及时体验功能即可,并积极让自己发展成为环球最强盛移动广告平台的附属办法即可。(编译/金全)

本文网址: https://www.4008140202.com/pp/2021024115753_9284_2064292343/home

推荐阅读

tags

最新发布